2022之夏美国行

2022之夏美国行

2022之夏美国行

疫情近 3 年没有出游,借儿子美国夏校的机会游览了纽约和波士顿,顺路参观了一下美国的大学。8 月 4 日,我登上从温哥华到纽约的航班,有还近 1 个小时到达的时候,无意中在航班实时地图上发现本次航班已经盘旋好几圈了,感觉很不妙,难道是两日前佩洛西的 “窜访” 在纽约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 还好,机长稍后广播由于纽约天气原因大量航班延误而导致降落纽约的航路异常拥挤,我们不得不备降多伦多,原来飞机的燃油不够了😇。航班被自动改签到第二天一早 8 点,接下来,对于曾经的中国民航人来说经历了 N 种 “震惊” :全机旅客的极其配合与安静、多伦多国际机场的混乱无章、去酒店路上仍被网约车司机 “教育” 为什么不在候机楼里过夜还浪费钱住酒店的无奈,OMG (此处省略若干字,第二天总算是到了纽约……)。

纽约与波士顿

我们在纽约游玩了四天,每天行程满满,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真的很大,一天时间也只能蜻蜓点水般地看看;百老汇舞台剧《歌剧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不事先做功课还真的看不懂; Kendrick Lamar 在布鲁克林 Barcley 中心的 Big Steppers 巡回演出更是不一样的精彩。大街上的无家可归者也有纽约人般的气质与脾气,可以说纽约是一个可以让任何人有理由喜欢或厌恶的城市,就像在大约 30 年前上映的《北京人在纽约》王起明说的那样:“If you love him, bring him to New York for it’s heaven; If you hate him, bring him to New York for it’s hell”。

与纽约不同,波士顿更加安静、平和,人们少了些许浮躁,更加适合我们这些在村里生活久的人们。波士顿的中国城远没有纽约的大,但比想象中的脏乱差还是好了很多,有不少地道的中国美食。沿着波士顿的自由之路(Freedom Trail)在 Downtown 行走,能深深感受城市发展与对历史尊重的结合,一栋栋 “钉子户” 般的红砖历史建筑夹杂在摩天大楼之间,居然没有感觉到丝毫违和感。

大学篇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了解一个学校似乎不难,而且很多大学网站都有虚拟校园游(Virtual Campus Tour)的服务,但实地行走于校园之中,与学子们擦肩而过,才能真正感受到校园的气息与文化。

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简称宾大(Upenn), 由本杰明·富兰克林于 1740 年开始创建,是位于美国东北部的 8 所常春藤(Ivy League)大学之一。

我们的 Tour 从本杰明.富兰克林衬衫崩掉飞出来的纽扣开始( Broken Button),经过了大名鼎鼎的沃顿商学院,北美最早的医学院,工程学院,法学院等,随处可见的酒吧与饭店,让紧张的学习可以通过 Party 来放松,宾大也誉为全美第一的 Party School 🥳,据说宾大的才子佳人林徽因与梁思诚就参加过宾大的化妆舞会,大约在 1927 年!

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位于费城与纽约之间的另一所常春藤大学,最早成立于 1746 年,原名 “新泽西学院” 。大学所在的小城恬静、安详,远离大都市的喧嚣。该大学获得诺贝尔奖的教授非常多,本科生能在诺贝尔得主门下学习是一种非凡的体验。该学校不设法学院、商学院和医学院,她的专业学院伍德罗·威尔逊公共和国际关系学院Woodrow Wils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非常有名。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 简称 “哥大”,位于纽约的另一所常春藤大学。哥大始建于1754年,最初被称为国王学院,目前共设有 20 个学院,她的商学院、国际暨公共事务学院、新闻学院、法学院、医学院和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等在国际上享负盛名。其 2023 年本科生录取率仅为 5.1%,为全美录取率第二低的大学,仅高于哈佛大学。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缩写为 NYU),于 1831 年成立, 主校区位于曼哈顿唐人街附件,是全美规模最大的私立大学。但当我们来到主校区的中心华盛顿广场公园(Washington Square Park ),被公园里为数不少的目光呆滞的吸毒者、无所事事的流浪汉惊呆了,刚在公园板凳上坐下来,就有看似精神恍惚者上来搭讪 🤯!

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距离纽约 1个半小时的车程,位于康涅狄格州的 New Haven。耶鲁是美国第三古老的大学,始建于 1701 年,是著名的常春藤联盟成员。

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位于美国最小的州罗德岛州省府 Providence 市,始建于 1764 年,也是美国八所著名常春藤盟校之一。布朗大学市是唯一一所常春藤大学提供医学院本博连读的 Program: Program in Liberal Medical Education (PLME),每年还提供 6 万美金的奖学金,申请难度可想而知。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与罗德岛设计学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的双学位 Program,也是非常有特色与难申请的专业。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位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都市区的 Cambridge 市,这座全美历史最悠久的高等学府,排名总是名列前茅的大学,当然也是全美最难入读的大学。

麻省理工学院 MIT(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位于哈佛的南面,依查尔斯河畔而建。虽不是常青藤盟校,但更胜于常春藤,有 “世界理工大学之最” 的美名。

从波士顿的两所名校回宾馆的途中,可以途经一所女子文理学院-卫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宋美龄、冰心都曾毕业于这所学院。在校园中路过了一座学生中心大楼,很漂亮的建筑设计,这栋楼的华裔命名 LULU CHOW WANG 引起我的好奇,搜索了一下,原来背后也有不凡的故事。WANG 是原中华民国祝印度大使的女儿, 1949 年以后就留在了美国。1969 年毕业于卫斯理学院,1998 年在华尔街创立基金管理公司(Tupelo Capital Management ),2000 年她与丈夫向其母校捐赠 2500 万美元,建立学生中心(Lulu Chow Wang Campus Center)。

在这次名校参观的过程中,感受到历史上不少的中国名人志士与这些名校之间紧密的联系。例如:早期毕业于耶鲁大学的土木工程专业的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1861-1919),在哥伦比亚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并曾在普林斯顿大学管理过图书馆的胡适,宾大建筑系毕业的美国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就是梁思成的学弟…… 看来,在那个年代有条件的家庭也是很 “卷” 的,只不过现在已经卷到一个新的水平了,从美国学校对标化考试取消但又逐渐恢复的态度, 2019 年美国大学录取丑闻可见一斑。这些学校本身的低录取率、再加上各种所谓教培、咨询机构的推波助澜,无形之中加深了家长与学生的焦虑。网络对 “内卷” 的定义如下:同行间竞相付出更多努力以争夺有限资源,从而导致个体 “收益努力比” 下降,可以看作是努力的 “通货膨胀” ,或无端内耗。如何平衡内卷与躺平、让孩子健康地发展成了每个家长都需要面对的课题。

摄影与器材

这次美国行带的是我 2019 年入手的富士 XT-3 相机,除了原机套头 18-55mm f/2.8-4,还带了两个副厂定焦镜头:老蛙(Laowa)的 9mm f2.8 超广角手动镜头和唯卓仕(Viltrox)23mm f1.4 自动定焦镜头。Laowa 9mm 镜头给力我耳目一新的感觉,虽然大光圈时伴随一些暗角,但出色的画质和一网打尽的超级广角在拥挤的纽约和室内建筑中显得尤为突出,不得不吐槽它的一个缺点,金属遮光罩太松,在博物馆、地铁站都叮铛掉地好几次。

Viltrox 23mm 定焦能让我在街拍时更加注重构图与细节,而非扭动变焦环的便利,而且定焦镜头的画质表现还是好于变焦镜头的。虽然我经常关注网络博主们对于相机与镜头的评测,但我并非器材党,也不在意全画幅、中画幅等,对于我,经常愿意带在身边随时使用的相机与镜头就是好的器材!

回温哥华的航班异常准点,对于纽约的 Newark 机场来说实属不易,而且这个航班的所有机组人员全是女同胞。自东向西飞行的航班在傍晚时恰好是追逐着夕阳,窗外的景色异常迷人。突然耳边传来机长的广播,飞机正在经过位于华盛顿州的 5 大活火山,在夕阳之下其中四座清晰可见,坐在飞机左侧的乘客可以一饱眼福,而且在她的飞行生涯中,此刻的景观也绝不多见。其实,我们每天都在经历不同的精彩,我们有享受那个过程了吗?正如电影《人生大事》中所述的那样,“人生,除死,无大事(不要内卷)……拥有的时候不要毁,失去的时候不要悔(不要躺平)”。

—— 完 ——

背影

背影

背影

        今年暑假给儿子报名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短期课程,虽然只有三个星期,但也是儿子自打出生以来的第一次离家,而且这么久。想到我第一次离开家是我高中一年级住校时,那时每周五天住校,周末两天住家,加上寒暑假期在家的时间,实际上每年的大部分时间已经不在家里了,直到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仍然是离家的状态。思前想后,不禁觉得有些伤感,一代又一代,一轮又一轮。

        送儿子之前就在构思到了学校报名后分别的场景。小学时学过朱自清先生的《背影》,他的老父亲在站台上步履蹒跚买橘子的样子不断地浮现出来,我将面对如何的背影呢?报名当天下午的家长会是最后一项任务。开完会,我的背包里还有一些维生素C、牛初乳片和益生菌,太太嘱咐我把这些东西留给儿子,多少吃些没有坏处。于是我打电话让他下来拿,他短信说正在开会,之后下来找我,我便坐在花园的椅子上等他。不一会,一个瘦高的身影跑过来,一件黑色的 T 恤,浅色运动裤,脖子上挂着门禁和钥匙。我说, “How’s everything going?” (一切都顺利吗?)。他说, “It is good, just my roomate is weird,eh…” (都好,就是我的室友有些怪)。我说, “Normal, just need some time to know each other better” (正常,需要点时间相互了解)。我说,“妈妈让我这些东西留给你,想到就吃些,没坏处“,接着,我说, “Okay, enjoy your school and stay safe” (祝开心、保证安全)。我们来了个像年轻人之间一样的快速握拳,短暂的目光接触,他拿着东西,快速地走回宿舍了;他一路过了门禁,即将消失在视野之前,他突然回头朝我这边望,迅速招了一下手,距离有些远,看不清表情,好像还是很轻松的样子,我也回招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鼻子稍有一点酸。

        说个小插曲,在报名之前儿子的预付电话卡有些问题,一直没有网络信号,当然就没有 notification (手机信息推送),他为此一直魂不守舍,哎现在的人呀,没有手机信号都无法生存。儿子报名前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帮他搞好了手机信号,15G 的流量加上加拿大手机、短信任意拨打,他终于放松了。 我们家里之间的联系方式平日就是通过 SnapChat 和苹果的 FaceTime,我还在开车返回宾馆的路上,就听到了 SanpChat 不断的信息推送声音,一会看到儿子发送 Snap,一会看到太太回复留言,一会又看到姐姐保留截屏,来得个热闹,让我一路开车也不觉孤单。

2022年7月18日
在回温哥华的航班上

不完美的完美-暑假木工记

不完美的完美-暑假木工记

不完美的完美-暑假木工记

车库里存放着一些之前工程的边角料,包括做橱柜多余的柜门和几块玻璃隔板。看着 Pintrest 上漂亮的木工作品贴图,不禁心痒痒的,盘算着跟儿子一起摸索,用这些余料做 2 个小桌子,或许可以卖掉,再用赚的钱捐给儿子做义工的组织,岂不一举几得!越想心里越美,小时候连电锯噪音都害怕的儿子也是跃跃欲试,心动不如行动,不成想这一动就是几个星期 ……

玻璃源自壁柜( Wall Cabinet)的 Shelf,尺寸只有 34 ½” X 10 ⅞”,加上一圈边框的尺寸也不会很大,姑且称之为公寓之咖啡小桌吧。下面主要用图片解释这两个小桌的制作过程吧。

 

小咖啡桌一

为了标注角度与尺寸,儿子 “被迫” 自学了 Trigonometry (三角函数),虽然他嘟囔这是 10 年级的课程 😏。这个咖啡桌是由左右两部分独立组成的,安装后的稳定性没有任何问题,但两个单独的部分没有做到 Freestanding,试想如果设计到它的重心刚好可以自由站立,计算出材料的厚度与拼接角度,难度真不亚于 Pascal (Grade 9)Part C 的问题呢。

小咖啡桌二

做第二张桌子的时候,有点急于收工,毕竟只能凑两个人的时间每天做一些,车库也长时间乱糟糟的。原设计的感觉是 2×4 实木,我们橱柜门板实测的厚度只有 ⅞” 和 ¾”,担心材料不够,也怕麻烦,就没有再 Glue 成 1 ½” 的厚度。因为这个设计没有 Lateral Support (横向支撑),但我们又减小了尺寸,开始时还有些担心,还好后来支撑效果还可以。

细木工是讲究 Wood Joints (木头的连接),我们采用的是 Basic Butt with Dowel Pins,Reinforced Mitered Butt 和 Half-Lap,使用 Glue,不用一颗螺钉。因为没有使用 Dowelling Jig (钻孔模具),着实让我们感受到了 Drilling 不精确带来的麻烦。还有,在做第二张桌子 Mitered Reinforcing 的时候,三个角都使用了坚硬的 Oak (橡木),一个角随手使用了较软的 Cedar (杉木),结果在安装时由于孔位置不够精确,导致使用软木加强的那个角开裂。做个小木桌真是类似一个小工程,自始至终得有一丝不苟的态度,否则还真会出问题。 

在制作过程中要向儿子学习的地方是一丝不苟地使用 PPE (个人防护装备),一进入工作间首先戴好安全眼镜,耳塞,打磨时戴好 N95 口罩,我是教会了徒弟,自己有时却会偷懒😜。整个制作过程虽然问题不断,最终产品也不算很完美,但我们挑战了自己,坚持完成了项目,希望下一个会做得更好,这也算是不完美的完美吧。

怨妇也难当

怨妇也难当

怨妇也难当

本人自 2007 年在新西兰一家公司担任 Design & Build Consultant 时在知名设计师 Cameron Baker 的影响和指导下学习了 Architectural Drafting,并协助客户完成了几栋独立屋的设计与建造。2009 年在加拿大做 Kitchen Designer 兼职的同时,在建筑工地做 Wood Framing;同时 2010-2017 年期间在 BCIT 完成了 Build Construction Technology Program 17 门课程的学习。2015- 2016 我完全独立设计和建造了自己在温哥华的家。

为了总结自己的一些经验经历,也希望能帮助到他人,2018 年 11 月 6 日,我写了一篇 《 常见建筑风格 (conventional architecture styles) 》,并发表在自己的网站上,并同步在了我的微信公众号。几个月前,偶尔发现用 Google 搜索 “常见建筑风格”,我的文章竟出现在 Search List 第一位上,感谢 Google ”慧眼识珠” 的同时,多翻了几页,发现我的文章竟被盗用了。从一开始的错愕到后来的些许愤怒与无耐,真没想到我也有这么一天😟。

在新西兰读 Master 时,学会了 APA Style 的严谨与重要性,论文写得再好,如果引用格式不恰当,教授会给你零分,认为是 Plagiarism,与偷盗无异。所以只要我有引用的,都会注明作者与著作名称。好么,我们的同胞直接拿来主义,稍做修改,图片落上他们的水印,第一人称换上自己的名字。说实话我心里不是很舒坦,终于有一天“抖”胆联系了他们…

2021 年 6 月 12 日我联系了微信号为 “加拿大之声:Canadian_Voice” 的主编 Linda,事实胜于雄辩,她很快道歉并删除了帖子 https://mp.weixin.qq.com/s/th75oS_KkXRbqheqT6e15w (原始帖子已删除),但下面这个网站她表示无能为力 https://posts.careerengine.us/p/5f5739d80396207a1b980e0b 。同时,她说这个稿子是他多伦多的经纪朋友投的,所谓的 Benny Lin 先生。我希望她通知朋友尽快删除,但 2 个星期过去了,我显然是天真了些。

2021 年 6 月 27 日,我不得不联系了这个文章的 “作者”,多伦多的地产经纪林先生 (Benny Lin,647-892-9093),没指望他能道歉认错,但至少承认事实、删掉文章吧。文章在他们的微信公共号 #多伦多西区那些事儿 https://mp.weixin.qq.com/s/9nlStVsAYXTqT0weMx43NA 。顺便提一句,我保存了全部截屏和电话录音,作为证据。至今,他们仍未回复我,这篇被偷的文章链接依然有效。好吧,我把这件事记录一下,放在茫茫互联网大海之中,也许哪天,Benny Lin 先生和 “西区小叮当-Ligeia*” 能在这里看到呢。

“人之初,性本善”,无论古今中外,何种文化信仰,诚实是立人之本吧。有些人为了自己利益,可以说没啥底线,动辄说是被他人歧视了,但对待自己同胞,那个狠啊。最近有一个雷人的新闻事件:某航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董事长谋求推荐院士不成,殴打国际宇航科学院两位院士,据说其中一位女院士已 85 岁高龄。希望,过一段有人出来说,这是一则假新闻,某某散布谣言者已被公安刑拘。

装台

装台

装台

《装台》这部电视剧改编自茅盾文学奖得主、作家陈彦的同名小说。很接地气的故事,在琐碎的生活中写尽了小人物的酸甜苦辣。

下面是大结局的最后的一段话, 总结了人们应该有的生活态度​。

生老病死,悲欢离合

爱恨情仇

生活就是这样

如复一日

我们还要继续豁然地面对明天

看完嘴馋咋办,心血来潮,自制油泼裤带面,时间紧迫,只能醒面时间减半,凑合吃


《装台》片头曲-不愁 By 孙浩


我偶尔对女娃吹牛
说幸福的日子在后头
他们笑我啥都不懂
我说这叫不跟生活认怂
生活虐我千遍万遍
我待它如同初恋
高高的扬起我的脸
不懂就问问苍天
生活虐我千遍万遍
我待它如同初恋
舒坦自在地活着
憨憨的眯起了我的眼

新冠之下的 Granville 岛

新冠之下的 Granville 岛

新冠之下的 Granville 岛

不是为了悠闲,仅借周六早上送儿子篮球训练时间为了达到日均1万步的目标, 目标 Granville Island,说实话好久没来了,平日的印象是一个停车难、人多的旅游热点。一大早 9 点多到达位于 Granville 桥下的小岛,大把的停车位倒让我有些不知所停,找了一个 “最佳” 位置,按照提示牌上的停车 ID 码用 App 支付停车费,搞了老半天,换了两个不同的 Apps 均未支付成功,算了还是用硬币吧,直到在第一个支付机器才发现上面的标识 “Parking is free until further notice” ,原来免费,此处浪费了我几百步的时间。

少了游客,倒是一番不同的景象。戴上耳机、背上相机,随便走走,新鲜而稍有些凉凉的空气,沁人心脾。岛上有跑步的、排队买咖啡的人们,还有跟宝宝捉迷藏的年轻父母、在桥下享受自拍的大婶,在 False Creek 奋力训练的划桨选手,坐在Bench 上发呆的大叔,牵着狗的滑板青年,公共市场里稀稀拉拉的人们,有戴口罩的也有没戴的,还有在市场门口等着主人的狗狗,还有从我停车到开车离开时一直煲电话的工地哥们(不知是公事还是私聊)。对了,赵宝刚执导的《别了,温哥华》中陆大洪住的水上木屋就取景于此。边走边在取景框里发现着,按着快门… … 

路遇一西人妇人跟我聊天,看她大约 60 岁左右的样子,还问我是不是摄影师?我赶紧说仅仅爱好罢了。她也很喜欢摄影,问我有想过办摄影展览吗,如果有朝一日在她的摄影展上有朋友索要她的作品,她会很无比开心的。她是徳裔,生活在温哥华岛上一个很靠北面的农场,我没听过也记不住地名,在一个看不到邻居的很大的农场,养育了 6 个儿女,现在都已长大,分布在世界各地,讲到她每个孩子时脸上充满了那种自豪与喜悦让人记忆深刻。

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和、自然,看看了计步器仅 3000 多步,却有那种走了万步的舒畅。一个平和的心态可能更为重要,有谁在生活中没有压力呢,无论年纪、地域。压力山大,有时候只是给自己的借口罢了,耳机里播放着李宗盛的《山丘》,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